方糖渣渣

一个、奇怪的家伙吧。。。

上色遇到了很多问题_(:3」 ∠)_上头发的时候快上完了突然发现唉颜色是不是深了啊(^◇^;)画裙子的时候唉不对啊怎么办啊(^◇^;)最后强行改了_(:3」 ∠)_。。。
库莉莉在我心中一直是那种有点肉肉的很可爱的结果画得太瘦了_(:3」 ∠)_。。。

唉。。。

深夜奇怪产物,就是带着涉假发和校服外套的友也。。。
在想会不会在涉毕业以后友也也会头上扎着辫子手上拿着玫瑰。。。【表演部 表演部👌】

【大晚上突然产粮_(:3」 ∠)_好久没在lof上发东西了】

www二肥生日快乐啊!!!。。。

刚刚写出来的米诞贺文,还热乎着呢233。。。

本来想画河图来的,但是图力被前两天的加诞榨干了hhh正好很久没写东西了。。。

然后就是这样一篇连名字都没来得及起的贺文233。。。也许会很难吃吧,有错字病句什么的的话就当没看见吧,我直接一遍过了(最近我有点懒啊……)。。。

这里是渣渣的方糖。。。

那么就开始了哈www。。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曾做过一个梦。梦里我对着一个男人大声地说着什么,我看不清他的脸,也不知道他是谁,但是,我想我认识他。

那天是七月四号。

 

睁开眼睛之后,我出现在一片辽阔的草原。我没有名字,我不知道自己是谁,凭空的出现,呆呆地坐在那里。

那天我遇到了他。

金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闪闪发光,祖母绿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,清秀又带着些稚气的脸上有着可爱的红晕。

啊咧,好粗的眉毛。

他大概8、9的样子,放跑怀中的兔子,蹲下来和我平视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一名金发的女孩子提着野餐盒向我们跑过来,看起来要比粗眉少年年长一些,10岁左右,长着一张漂亮的脸,她冲着他喊。

“嘿,亚瑟你在干嘛?”

“闭嘴!青蛙!”他冲少女喊道,她却像习以为常一样,俯身轻声问着我的名字。我不知如何回答。

一阵沉默。

被称作亚瑟的少年开了口,尴尬的气氛被打破了。“没有名字吗?”我点点头。“那就叫阿尔弗雷德如何?”

那一天我有了名字,我叫阿尔弗雷德。

“要和我一起生活吗?”他又问,美丽的少女有些疑惑。“没有名字的家伙应该不会又家吧。”

“我想给你一个家。”

他叫亚瑟,她叫弗朗西斯,他们都在一所孤儿院里生活,那里有很多像我一样无家可归的孩子。

Hetalia孤儿院。

她从野餐盒里拿出一块饼干,问我:“这个是我做的,要不要和哥哥我住在一起啊?”

哥哥?

?!

把弗朗西斯性别的事放在一边,他手中的饼干看起来还是很好吃的,如果和他住在一个寝室里的话应该会很有口福吧。

我缓缓伸出了手。

我看到亚瑟默默的站在一边,在眼神中写下失落二字,手狠狠地攥紧。

我跑向了他。

那天我第一次感到了来自他的温柔。

陌生的世界,却异常熟悉。

 

第二次我做起那个奇怪的梦是在我12岁的时候。

我再一次站在那里,面前还是那个男人,我依旧不知道他是谁,但是却有浓浓的熟悉感。我一定是说了什么,听起来十分模糊,像是倾诉什么。

又是一个七月四号。

 

一年又一年过去了,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。16岁的他逐渐在我的眼中消失。

我想进入你的世界。

弗朗西斯18岁了,逐渐走上社会。亚瑟他成了不良少年,整天和那一大帮朋友混在一起。喝酒,吸毒,打架,我在他眼中也许就是一名幼稚的小鬼。

我也有了自己的朋友,有一个名叫本田菊的日本人,和我长得很像存在感却低得可怕的马修,还有一个中国人,王耀,我欠了他很多钱。

当然我不会还的。

还有David,曾经我们是最好的朋友,但是他被人领养了。尽管如此我们仍保持着书信联系。

六个月前,我收到了他的最后一封来信。

我再也无法收到他的来信了。

现在,哥哥一样的亚瑟也不在理我,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我是一个无聊幼稚的累赘。

我怀念以前的关系,我很想他。

 

16岁的时候,我又一次做了那个梦

那一场梦,他的模样越加清晰,我看到了他一头熟悉的金发。我不再是呐喊和倾诉,我只是哭泣,哭得不停。

那一年的七月四号,大雨下个不停。

 

20岁的他走上了社会,时不时地来孤儿院探望我。闲聊和敷衍,但是会带来亲手制作的司康饼。

啧,难吃死了。

最后一次探访的时候,我和他说:

“我不再是你弟弟了。”

他抿了一口茶,开口道:“我不同意。”

这就不是你说的算了。

“以后我要从你这里独立出来,我已经不需要你了,我足够强大了。”我看着他的眼睛,他的眼中流露出了复杂的神色。

除了同来探望的弗朗西斯以及极少的几个人,屋内的大家纷纷走了出去。

亚瑟拍桌而起,一把抓起我的领子我——不知道他的力气这么大,也许和不良的几年有关吧——扬起右手,仿佛随时都可能会在我的脸上留下红色的印记。

我没有阖上双眼,冷静的望着他绿色的眼睛。

我不后悔。

他扬起手的几秒钟简直被拉长,每一秒都像是在被灼烧。直到他愤怒地放下右手,声线颤抖:“我……”

“果然对你下不去手。”

我听出了他的哭腔。

“为什么啊……为什么啊……”他冲出了大门,在雨中跑出了孤儿院。我瘫坐在扶手椅上,透过窗户看着他孤独的身影。

我没有追上去。

对我来说,那一年的七月四号是一个新生。我,阿尔弗雷德,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将不再以亚瑟柯克兰的弟弟的身份活下去。

我将那天当做我的生日。

 

最后一次做这个梦,是在这个生日,我19岁了。

我挺直身板,看着眼前这个从小梦到大的男人的清晰面孔,我不禁笑了起来。

“嗨,阿尔弗雷德。”

“你也是,阿尔弗雷德。”

“生日快乐!”

“生日快乐!”

 

2016/7/4

02:46

1698字

一次完成


几天前的半夜产物,画风简直不是我的了。。。最近看了阿松,好喜欢四五六(尤其是托蒂!。。。)!。。。本来是想画一个系列的,结果睡醒了以后发现画风找不回来了……。。。没办法只有这么一张了hhh。。。

六一河图,www有点傻。。。把好好的查瑞拉画成了中二的马猴烧酒hhh。。。然而并没有什么进步,倒是屯了一堆图hhh,我好渣……。。。

吸血鬼英。。。

上色是在太难看了,只能酱紫了www。。。


近日文力不足,只有画了。。。

忘记是什么设定的子分。。。

手崩了啊。。。

手癌,没救了……。。。

其实没有小透明国旗的话他只是一头普通的熊……。。。

这个锅我背了……。。。

额,那啥,这里方糖,求勾搭。。。

这个是关于神意和独伊的类似短漫的东西(?)。。。

大概就是神罗穿越回来看到现在的意呆的故事。。。(以及有的时候看到上面自己写的段子(有一些不是)简直以为自己是段子手(bushi...)。。。)

还有画风和比例什么的被我吃了……。。。(果咩。。。)

上个月糊的,本来想画那什么(只是接吻啦///!。。。),但是画着画着就不得了……。。。但是这里上色废还是不要毁图了,不然好不容易有张正常点的图都毁了QvQ……。。。(还有今天上午去了漫展!。。。第一次去!。。。现在还好兴奋!。。。)